(最近不会产条漫)一个花式画风有着伟大理想的咸鱼(……)

关于杰佣的一点想法,以及自己的碎碎念

弈寒:

其实从接触D5,到入同人坑,再到确定杰佣向,时间不过一个月。日常除了自己写点文,更多是默默蹭其他大大的粮,遇到特别喜欢的就留个长评——反正我一直是这种信念,别人辛辛苦苦写文画画都要很长时间,做个评价顶多也就几分钟的事,用几分钟让自己喜欢的大大觉得自己的努力很值,多棒。


这样蹭粮,产粮,慢慢揣测cp性格,结果对杰佣这对的了解越多,越感觉到一种无可奈何的残酷。


嗯哼,残酷——杰佣是D5中我觉得一对完全不可能走到HE的cp(前提当然是正剧向,ooc不算)如果不是各位同人作者的善良,他们甚至连相爱的条件都不具备。


奈布.萨贝达的原型是廓尔喀雇佣兵。游戏对他的设定提到了几个关键词,退役,战争后遗症,飞檐走壁,信仰人人生而平等。


如果稍微查些背景资料,就知道雇佣兵这个军种在D5游戏那个年代其实也算恶名昭著。他们跟赏金猎人的性质差不多,为钱卖命,不分黑白,对雇主有盲目的忠诚。


D5游戏时间设定在20世纪初,我们可以看看那个时间前后发生过什么:1857年为对付印度独立运动,英国雇佣廓尔喀联队采取血腥镇压;1919年阿姆利则惨案中,廓尔喀雇佣兵用机枪向和平示威人群扫射长达一个小时,数以千计的锡克教徒和印度教徒死于非命。在印军的印象里,廓尔喀人是反应迟钝、感情冷漠的民族,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才使他们成为杰出的士兵,他们在激烈的战斗中仍能泰然处之,极为冷静。


这就是奈布的原型,心狠手辣,英勇善战,视人命如草芥的廓尔喀兵。


但不可否认,奈布是独特的,在这种出身下,他居然信仰人人生而平等, 并最终因此离开英国东印度公司而成为一名自由的雇佣兵。他一定曾厌恶战争,甚至可以推测他厌恶自己的过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惊醒了他本不该具备的良心。奈布人设很年轻,22岁,22岁就具有丰富作战经验,可以猜想他当年加入的是童子军。他在少年最需要确立人生观的时候接受的就是那种草菅人命的教育,所以能突然被惊醒,想必是经历了相当惨烈的变故。但无论如何,从奈布目前的表现来看,他来自黑暗,并向往光明——设定中说他来到庄园是为了寻找战争体验,结合奈布的特质:愈合慢,修电机慢,最适合的操作是遛鬼为队友争取时间,所以我的判断是,奈布与其说是想重新体验战场的刺激,不如说是想找回一种赎罪感。他曾杀过很多无辜的人,那时奈布不觉得这是过错,但当被惊醒后,他猛然对之前的行为产生了深刻的罪恶感,于是他不惜重新投入这场庄园游戏,这一次他放下了刀,从屠杀者转变成保护者。他有严重的战争后遗症,过度运动就会剧烈喘息甚至哭泣——这其实不符合廓尔喀人设,廓尔喀是个流血不流泪的民族,他们以暴露软弱为最大的耻辱。而奈布并不掩饰自己的脆弱,我觉得不能简单用疼痛解释他的哭腔,更深沉的原因可能是再度受伤后他发现了自己面对屠夫时那种无可逃脱的无力,这种无力或许让他联想到过去自己手下同样避无可避的平民,当他处在他们的位置,才发现这种深刻的绝望是自己根本赎不起的罪。


所以我对奈布的理解是:挣扎在黑暗与白昼的交界线,拼力想从污黑中爬出来,去触摸一丝力所能及的光明。


再说杰克,这个雾气中的杀人鬼,比廓尔喀更加身负恶名的开膛手。


我始终觉得杰克在监管者中的身份非常特殊。里奥、鹿头原本是老实的好人,因被信赖的人欺骗到走投无路才化身成魔;小丑、蜘蛛是杂技演员,原本想给观众带来欢笑却一再遭到忽视(蜘蛛畸形演员的出身本来就很可怜,她是出卖自己的残疾供别人取乐,长期下来心理自然会发生扭曲)失望到极致下也产生了恐怖的报复念头;红蝶的资料是舞者,打扮来看应该是日本艺伎,从习惯以扇掩面的动作和不愿接触他人目光讲生前是个羞涩的女人,同样应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所以说到底,除杰克外的其他监管者都是因受过伤害才变成屠夫,只有杰克——他的背景就是英国白教堂区杀害妓女的开膛手,他没受过伤害,他会出现在这里仅仅因为对杀人的特殊嗜好。


一句话,杰克是个彻底堕落到黑暗并以此为乐的变态,并压根不打算出来。他的品味或许不错,礼服,手杖,音乐,舞蹈,但那统统是他诱人下地狱的资本,他乐在其中。


这样的两个人碰到一起,你觉得会发生什么?


杰克会一步一步诱使奈布下地狱,奈布在沦陷与逃离中痛苦地挣扎,直到死亡帮他作出最后的抉择。


这就是为什么杰佣永远走不到HE的原因——如果他们能够相爱。两人都对自己的信念一样坚定,性格一样骄傲和强硬。杰克这种对生命彻头彻尾的玩弄态度势必要激怒奈布,但杰克永远不会为自己的行为忏悔,而且他看奈布这种明明满手血污还妄图赎罪,同样会感到非常可笑。所以他们只要在一起,彼此的精神折磨就不会停息。


那么是谁会先喜欢上谁呢?我私心偏向奈布会先喜欢上杰克(虽然他未必承认那是喜欢。)因为杰克是彻底反社会人格,这种人格因任性妄为而具有特别的魅力。更何况奈布的过去就是杰克的现在,但奈布做不到杰克这种杀了人也心安理得,甚至将过程当成享受的态度。杰克这种全然不为自己行为负责的姿态其实暗合了奈布心底希望自己变成的另一种样子,所以他应该会首先被杰克吸引,表现形式是什么呢?是对杰克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厌恶。


别小看厌恶或憎恨,要知道极致的恨与极致的爱仅仅相隔一线,有时它们的表现甚至会完全相同。


至于杰克?我并不认为他会被奈布吸引。毕竟奈布不像杰克会喜欢的类型——要知道,开膛手感兴趣的是尤物,是在被自己肢解时会尖叫扭动肉体迷乱着颤抖的尤物,奈布缺乏这种性感。(尽管娇喘和躺姿诱人,但那只是我们这帮腐女的看法……杰克眼里这货就是个妄图挑衅自己的混混)


但有一点能弥补这种不足,就是奈布那种矛盾挣扎的性格。我感觉这是他唯一能引起杰克兴趣的地方——他能引起杰克想拉他同入地狱的兴趣。就像看见一只蝼蚁湿淋淋想挣扎出水洼时,便伸一根指头重新把它摁回水底。


于是允许我脑补一下某个画面,那应是一个夕阳西沉的午后,画面被最后的光线一分为二,青年踩在光与影的交错线上,阴影中一双枯骨嶙峋的手缓缓抚摸上他的身体。


“奈布.萨贝达。你没有指责我的资格——你看看自己的手,那上面沾染的血,那些死不瞑目的魂灵,你当真洗刷的清?


我杀死的是低贱的表子,她们靠淫荡让人做撒旦的信徒;而你,奈布.萨贝达,射杀的是无辜的平民,他们放下了武器,拖家带口,向你企求过活命。你想想他们苟延残喘的眼神,哦,你是不是就用这只手开的连续排枪?


你想靠引开我来救那些所谓的同伴?你看看同伴的所作所为吧小士兵!你以为自己救了群什么高尚的东西?哦对了,你知道班恩是怎么变成那样的鹿头的吗?你知道里奥脸上的绷带怎么来的吗?你知道裘克为什么要蒙着那张可笑的面具吗?他们都要谢谢你救下的那群生物——好好地感谢呢!


你可以说我是伪绅士,但起码我从不为自己的行为假惺惺做什么偿还,从这一点说,奈布.萨贝达,你比我更加虚伪。


你向同类开枪,你背叛了自己的雇主,奈布,你不但违背了你的信仰,也亵渎了军人的天职。


不要抗拒……我的小先生,我们,本来就是同类……“


(喘一口气,脑补过头了来ooc一下,杰克你这个台词会导致从今以后都只能睡客厅的沙发!)


可以想象杰克这个变态说这些时会有多兴奋,他可能只有这时才会觉得奈布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看着纯白一点点还原为污黑。而奈布要么决然地一刀结果这种引诱,要么彻底崩溃并堕落


要么死亡,要么沦陷,这是我认为杰佣之间最可能的两种结局。前者还可能终于爱情,后者……如果奈布真的沦陷,很遗憾,对到手的猎物,杰克估计没什么兴趣——恶劣又人渣。奈布可能会在自己真正决心以放弃信念为代价去接近杰克时才发现,它真的只是一具枯骨,优雅迷人,唯独没有心。


所以啊……我一点都不反对ooc作品。杰佣的结局在我心中是很残酷的,无论怎么想都很残酷,看到同人作家愿意善良地给他们一个好结局,我很开心。不同人心中有不同的杰佣模式,像我在lof上最喜欢的两个画手,一个是狐先生,她的杰克就是温柔贤惠家庭主夫,奈布开始小奶狗后来皮断腿;另一个ID是“屯图的懒兔子”,她的杰佣非常对我自己的私设,杰克慵懒自负带点狡诈,奈布正直善良,有些青涩的感觉。(我那篇《一步之遥》里杰佣跳舞片段的灵感就来自这个大大,当时看到那个画面给我心动的不要不要的!)有时也会碰到非常厉害的大佬,能高度真实还原我心中的原作性格,这种我一般会诚挚地献出膝盖,默默点一个赞,但不会关注对方——因为真实的杰佣太过残忍,不愿看,也不愿去想。


有时也很希望杰克真的是温柔又宠溺的霸道总裁类型,奈布傲娇又好奇,像只带爪子的猫咪。他们能过正常人的日子,像每对真心相爱的恋人一样,永无分离。

评论
热度(970)
  1. 重雪晚弈寒 转载了此文字

© 乌拉尔河水 | Powered by LOFTER